秦前红:法律人的世界杯

作者 :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访问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4-06-18

 

    龙应台这么说过: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已物换星移。在座的同学们,有的我曾经做过你们的班导,有的曾经上过我的宪法课,听过我的讲座。有的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有的过去与我从无交集,但从今天开始,你们知道了我、认识了我。几年前,我目迎你们跨进法学院之门,今天我将目睹你们光荣加冕,也许过几天后我将目送你们奔赴远方。真是岁月沧桑,百感交集。
 
人生犹如一场世界杯之旅,你们今天毕业相当于小组出线。对于长周期、高成本培养的法律人来说,我不知这样的比喻是否恰当?博士相当于取得小组头名、硕士相当于以第2名出线,学士相当于以第三名出线。尽管大学已一再扩张,尽管知识改变命运差不多沦为YY式的自娱,但你们相对于那些没有机会跨进大学校门当然更谈不上著名法学院之门的同龄人来说,你们不是悲摧的世界杯看客,你们起码有创造奇迹、抒写精彩的愿景。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人生世界杯。我的足球世界杯观看之旅是如此开始的。1982年我第一次看世界杯。那时几乎所有武大法律系同学挤在桂园六舍门前,共同观看系里唯一一部电视转播的比赛。那时我还不完全明白什么叫越位,也不能准确区分直接任意球或间接任意球。但记住了济科、苏格拉底、法尓考巴西三剑客,记住了意大利的链式防守,从此也喜欢上足球。今天的你们观看世界杯时,可以身在恒温空调室内,不必忍受炎热,但没有了狂热,不必忍受拥挤,但却落寞;不必忍受画面的模糊、信号的断续,但却没有如饥似渴的期待。你们有了iPad有平板电脑、有4G手机,有高清视频,但却没有足球龙门症,没有唾沫四溅的神侃、各为自主的互掐。物质技术的进步,到底给人类带来什么,福兮祸兮?
 
我的人生世界杯如此开始,我是幸运的六八式,出生在六十年代、学在八十年代。我有过饥寒的童年,经历过意识形态高企的少年,但毕竟享受了完整的学历教育,有了因为分配工作不担心就业而轻松自主的读书生活,经过氤氲理想主义氛围的岁月,伴随市场经济的成长而成长。而你们被培优剥夺了童年岁月、被考研考证抢走了读书时光;被就业的焦虑、拼爹拼娘的现实固化了思维,消磨了个性,但你们丰衣足食,见识广泛。
 
足球或者人生的世界杯当然不是都能闯进决赛、半决赛,甚至在八分之一、四分之一对垒时就淘汰,但这无碍我们享受过程的快乐。桑巴狂舞、异国情调、球迷狂呼、草坪奔跑甚至裁判误判,都是这过程美丽的一部分。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到了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却装饰了被人的梦。人生不可能永远是结果取向,否则那该有多么的乏味和无赖。
 
不是每一只队伍都能成为冠军,也不是每一位球员都能成为托起大力神杯,都能成为最佳运动员、最佳守门员、最佳射手,但我们依然充满向往,我们接受失败,但依然尊崇成功。法律人的世界杯与足球人的世界杯一样应当共享如下元素:尊重规则、服膺权威、团队合作、守护底线。
 
生逢一个社会急剧变革的年代,又直面一个法治发展的关键时期。当你们这些年轻的法律人即将展开世界杯之旅时,你们面对艰难要敢于担当,你们要准备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你们要自由思考独立表达。你们要守护公平践行正义。你们面对危险可以沉默,但不要嘲笑那些勇敢而热情的人,不要习惯了黑暗就去为黑暗辩护。对强权我们也许不能正面对抗,但我们至少应该可以防守反击;对不当的利益诱惑我们要保证法律人的气节,永不越位;宁可卑微如尘土,也不要扭曲如蛆虫。法律人尽管是天生的保守派,但只要我们恪守法律的良知,那便能象曾经使用无锋战术的西班牙最终亦能夺得人生的世界杯。
 
中国足球的世界杯要从娃娃抓起,中国法律人的世界杯要从你们做起!
 
足球人,且踢且珍惜,法律人,且做且期待!
 
谢谢你们,祝福你们!

文章来源:共识网

最新动态

近期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