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感言 > 学在澳洲 > 正文

留学感想 - 张誉耀

作者:张誉耀   更新时间:2014.05.19

   

我参加的是2007年的高考。那一年,除了我以外,大家的成绩都格外的好,我所在的高中预估的一本线高到600分。虽然实际一本线比600少了几分,但是我还是比比一本线少了几分。无奈之下,我已经在跟学校联系复读的事宜了。这时候,父母的朋友向他们推荐了郑州大学的一个中澳对外合作办学项目,简称中澳班。中澳班当时虽然成立不久,但是在外面的名声还是不错的。虽然是二本,但是完全使用一本的师资力量来教学。出国留学的时间也非常的灵活,卧龙岗大学对中澳班的学分完全承认。后来到了澳洲才知道这种灵活的体制是其他多数合作办学项目完全不具备的。我们在郑大学习的课程完全不会被浪费,在UOW多数都能找到对应课程。毕业之后还能同时获得澳洲和郑州大学的毕业证。经过短暂的犹豫之后,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复读,开始了我在郑州大学的生活。

来到大学之后,一切就和“传说”的一样。我住进了大学的宿舍,认识了一帮也许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大家白天一起上课,找各种好吃的,上自习,校园里闲逛。晚上回到宿舍就开始卧谈,谈天说地聊未来。我还很幸运的进入了院系的学生会,自认为还是非常踏实肯干,认真负责的。在两年之后,我很没义气的抛弃了寝室的难兄难弟,跑到了澳洲。美其名曰:为大家将来进军澳洲市场铺铺路,搭搭桥。

2009年12月,我抵达了澳洲。当时的我,孤身一人坐了近10个小时的飞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父母亲人不在身边,哥们朋友还等着我去认识,对我不离不弃始终如一的只有紧张、不安和我那个十句里面只能被别人听懂一两句的英语。在瞪着眼楞了大半个钟头之后,我走出了悉尼机场的到达大厅,第一次踩上了澳大利亚的土地。好蓝,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觉。我很惊奇天空居然能蓝到这种程度,一丝云也没有。放眼望去,很像平时看的风景照片。我那时候才真的相信,湛蓝广博的天空确实能安抚人不安的情绪。事实上,澳洲的自然环境确实很不错,比世界上很多国家都要好很多。地广人稀,树多工厂少,植被覆盖率很高,这也是当地澳洲人很引以为豪的一件事。另外,这里的阳光真的很强烈。出门不摸防晒霜有可能被大面积晒伤这件事,是我这个从小长在北方的孩子完全不能理解的。

从中国出发之前,我提前联系了在澳洲的住宿,这边的大学并不是强制住宿的。学生可以自己在校外租房子。当时的房东人很不错,专程从学校赶来机场接我。其实UOW本身也是提供接机服务的,对于刚入学的新生,这都是免费的。在校车上你也许可以很快认识在澳洲的第一个朋友。我在开学前参加了为期5周的语言培训班(现在似乎改成最少6周了)。现在想来,当初虽然我并不情愿去上这个语言培训,但是我确实从中得益很多。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陪伴我4年澳洲生活直到现在的小伙伴。虽然只有5周,但是每天在一起上课混出来的交情,还是很实在的。另外,语言班的压力比大学课程小,利用这段时间,正可以很好的熟悉这边的环境外加游山玩水。当语言班结束,大学课程开始的时候,我已然基本适应了这里的学习和生活方式,不再手忙脚乱,并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异国大学生活。

我在国内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但在澳洲统一都被划分到通信工程。郑大的学生到达UOW之后,会以普通国际留学生的身份注册,虽然没有什么特权,但是也完全不会被区别对待。澳洲的大学的制度跟国内基本类似,不过更灵活。想要毕业需要修够一定量的学分,除了一些指定的必修课外,多数都是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的。并且,选课后4周之内是可以“退”的,完全免费。所以大可以开学的时候选上N门课,挨个听听,最后只留下喜欢的。国外大学的课程虽然要求严,又使用我们不那么熟练的英语授课,但是对于从郑大来的广大优秀的学生来说,完全没有问题。同在UOW的其他中国学生戏称我们为“郑大帮”,大家都说跟着“郑大帮”一起,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挂科了。由此可见郑大学生的努力和优秀。优良的传统在一个社群里面是很容易延续下去的,有之前优秀的学长学姐的帮助和指导,作为“郑大帮”的一员,我对在UOW的学习并不担心。

我最终在2012年以一等荣誉学士学位毕业,为自己的大学生活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和我以同样学位毕业的,还有其他很多郑大来的同学,我们还通过视频参加了国内2007级的毕业典礼,确保我们的毕业典礼一个都不能少。大学毕业后,经我本科时毕业设计的导师推荐,我又很幸运的获得了攻读全奖博士生的机会。在澳洲,一等荣誉学士是有机会直接申请攻读博士学位的。荣誉学士的学力通常在澳洲被认为是和课程型硕士类似,荣誉学士的很多课程也是和课程型研究生一起授课的。这也为国内很多希望获得博士学位的同学开启了一条捷径。博士毕业时的年龄,完全取决于自己的能力。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有读博士的,有回国工作的,也有在澳洲本地工作的。但是无论身在何方,从事何种职业,我们都不会忘记,我们曾一起挑灯夜战作业、一起环游澳洲,我们曾经被称为“郑大帮”,我们都来自郑州大学中澳班。

在这里,衷心的感谢UOW SECTE的院长习江涛教授以及信息工程学院的老师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能够有这样一段精彩的旅程,认知了这么多难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