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先进典型
探索历史,发掘黄土之下的文明——记郑州大学2015级本科生官庄考古工作队(图)
发布人: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8日     阅读次数:

近日,中央电视台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热映荧屏,9大博物馆27件镇馆之宝恢弘展出,震撼人心。在这盛大的文物探索节目背后,是许许多多的专业考古人,夜以继日付出努力,只为发掘黄土之下的文明。在郑州大学,也有这样一群人。

在荥阳市官庄考古遗址现场,郑州大学3位带队老师和25名2015级考古学专业的学生组成的考古工作队正在进行田野考古实践。他们要从今年9月工作到明年1月,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有温度也有厚度。

深入田野,追寻遗忘的过去

官庄考古队中的25个学生每人负责25平方米的探方,具体包括铲刮平面、判断平面中所蕴含的遗迹、通过遗迹判断不同遗迹间的早晚关系、开始挖掘、搜集文物、整理资料。从前期的考古发掘,到后期的整理归纳,再到最后的资料阐述,是一个严格的程序。

考古工作有着复杂繁多的一套操作流程,对出土文物正确的处理方法是把其分门别类的收集进标本袋中、在袋子上写清楚在哪里出土的、什么时候出土的、谁发掘出来的,随后入库。而考古队员的探方日记每天记录用工情况、日常工作等。

考古工作需要多学科知识综合运用,需要掌握考古摄影、三维建模、考古绘图、全站仪、AI和PS等软件。

每天7个半小时的土方作业,低头抬头都是一抔抔黄土。考古队员们每天在固定的地点不是蹲着发掘就是坐着记录,很多人胳膊、手指都粗壮了一圈,手上茧子消了又长。

“刚来的时候铲两把土就累了,每天晚上回去腿疼的睡不着。”胡亚楠说,“女孩子,比累还要让人绝望的是你竟然长胖了,因为累了吃的就多啊,每个人至少长了5斤。”

11月末,风大的时候,工地中的沙土像下雨一样刮到秦嫚的脸上,不停地响。“以前看到灰土,我会捂着鼻子躲得很远,现在真的已经适应了。”秦嫚说,“冬天到来之后,一件沾满土的衣服也不换了,脏就脏吧,做好工作最重要。”

白天的体力劳动干完了,晚上还有繁重的脑力劳动。因为资料由很多细节构成,考古队员们检查几遍就会发现几次错误,当检查完没有问题发给老师的时候,老师又会指出一堆的错误。有时,他们会熬夜工作到凌晨两点,改了4遍也改不完,第二天早上醒来接着改。

对话时光,享受考古的乐趣

“一些陶片,特别是器物内壁上有春秋战国时期先人的指纹,纹路清晰可见,当你亲手去触摸它的时候仿佛在跟他们触摸、对话。”陈峥说。

“支撑你的是对未知的热爱,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铲会发掘出什么样的精美文物。”陈渊明刚刚发现了一具人的遗骸,他用刷子轻轻地擦拭先民身上的浮土,用细细的小木棍和绞尖的筷子拨出骨头缝隙间的尘土,挖掘的每一步都细心地对待。

指导老师郜向平说:“考古让人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同时一点点地发掘出它的过去。还有什么机会能让人如此贴近乡土、自然和历史的呢?”陈峥则把探方比喻成打通时间的一扇窗户,上一层土是现代层,下一层土是明清,再下一层土就是春秋,三米深的土蕴含着两千多年的岁月。

由于在动物考古上经验丰富,赵昊老师被25个人称为“动物人”,他拿到一个动物的骨头一眼就可以辨别种属。这个常戴着帽子、脸上有胡渣的赵昊老师也是25人眼中的“小公主”——爱调侃,喜欢穿粉色睡衣,喜欢喝可乐,很傲娇。

“曼迪你帮我买瓶可乐。”“大哥,不带这样的,我划的这个线很明显啊。”

这些话渐渐成为了“小公主”的口头禅。在这里,赵昊老师是同学们亲密无间的朋友,他们一起发掘,一起生活。

朝夕相伴,温暖彼此的心灵

在考古工地上的同学过生日会聚餐庆祝,老师会特地跑到镇上买蛋糕和菜。第一次同学过生日,25个人围在一个桌子旁,他们开心地抹蛋糕到彼此的脸上。

同时,这里也不缺少友情。两个月前,陈渊明从隔梁高处向下走时,左脚突然踏空崴了脚,疼得一下摔倒在地。陈峥看到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背着他到200米外的车上,屈哲则加足油门赶往十几公里外的荥阳市中医院,陈峥一到医院就抱着兄弟到处跑着找医生。

陈渊明在考古基地养病的一个多星期,张新凯、常宏杰等兄弟每天把饭送到他面前,扶他来返厕所。

玩“狼人杀”、自制火锅、拍“高大上”的工地日常照、把运土的两轮手推车称为“天子二驾”、给工地的狗起名“灰坑”、宿舍里热腾腾的暖气和空调……这些温情的场景更是他们的日常生活。

白天他们在距离不远的探方中互道寒暄,中午他们会因为抢一瓶老干妈乐得开花,晚上他们在小屋里一起听着赵昊老师的讲座,一起修改资料到深夜。

考古队员陈峥说:“三年,没有比这个时期我们的心更靠近。未来,我一定会怀念这个地方。”

         郑州大学2015级本科生官庄考古工作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