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想动态 > 正文

第 6 期(总第141期)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03-29

中共郑州大学委员会宣传部          2017523


新自由主义与“逆全球化”

2016年的英国脱欧、美国大选、意大利公投和2017年法国大选,背后折射出西方“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动。似乎短短一年时间,西方国家就从曾经的全球化推手变成了反对者。人们不禁要问,“逆全球化”思潮从何而来?欧美国家曾经不遗余力推动全球化,今天为何会调转枪口反对全球化?

欧美国家曾经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手。一是当今世界的国际经济基本秩序体现了发达国家的利益和意志。国际货币体系以美元和欧元为主,石油贸易必须使用美元。国际经济主要管理机构被欧美国家牢牢把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IMF改革前,美国拥有IMF的大约17%的投票权,欧盟国家拥有大约29%的投票权,是名副其实的富人俱乐部。二是经济全球化的规则是欧美一手制定的。作为全球唯一的多边贸易体制的世界贸易组织,是建立在美国倡议的关贸总协定基础之上。关税减让、农产品贸易、服务贸易等多边贸易谈判焦点问题,大都是发达国家设置的议题。

新自由主义让经济全球化“双刃剑”效应凸显。上世纪80年代美国里根政府和英国撒切尔政府奉为圭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自然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指导思想。经济全球化从此成为资本的盛宴。根据美国《财富》杂志以销售额为指标对世界500强的统计,1996年美国有152家,德国44家,日本148家。仅美德日三国跨国公司就占世界500强企业的70%。跨国公司的海量对外投资获得丰厚的回报。以美国为例,2008年美国企业海外盈利9563亿美元,国内盈利5320亿美元,海外盈利是国内盈利的18倍。2008年美国企业海外盈利较之1999年增长了5倍多。

资本盛宴背后是对欧美普通劳动者财富和就业的剥夺。首先,国际金融危机剥夺普通民众的财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沉重地打击了美国中产阶级,失去住房的家庭超过800万个,还有400万个家庭面临失去住房的危险。金融危机后,全职就业岗位大量消失,从而造成美国贫困人口飙升。据统计,每7个美国人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至少4500万贫困人口生活困难。其次,产业外移造成欧美严重社会问题。以美国为例,产业转移造成两方面影响,一方面外迁工厂的下岗工人失去了制造业的稳定工作,被转移到低端服务业,根据2014年的统计数字,美国服务业特别是低专业化服务业提供了超过八成的就业。另一方面,制造业外迁,使得没有外迁的企业,拒绝给美国工人加薪,威胁如果要加薪就将厂子外迁到其他国家;同时,美国传统工会的力量在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下被严重削弱,在资方面前美国工人几乎丧失了工资议价权。《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在过去30年中,将近70%的收入流入到最富有的10%的美国人手里。英国《卫报》网站2016517日报道,美国500强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收入是普通工人平均收入的340倍,普通工人2015年的收入扣除物价因素,与50年前几乎没有差别。

由上可知,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成果被发达国家的大资产阶级侵占,广大的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实际上收获很小,有的甚至是全球化的受害者。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等发达国家民众感到财富日益缩水、民生日益艰难。这种强烈的社会不公,让美国人极为愤怒。2009年的茶党和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这种情形的表达。在占领华尔街示威运动期间,美国人高喊“百分之一的贪婪者压榨百分之九十九的民众”,来表达内心的强烈不满。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直截了当指出,美国现在是“1%的人所有、1%的人治理、1%的人享用”。随后,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将矛头指向了经济全球化,后者虽然是个好东西,却是对大资本家而言的。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全球化反而是个枷锁。在2016年美国大选一路过关斩将的特朗普,靠的就是把握住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白人认同“逆全球化”思潮,才顺利登上总统宝座。“逆全球化”思潮也从此为世人所知。

由上可知,“逆全球化”思潮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西方发达国家长期搞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纵容资本无限贪婪,让普通民众为之买单而造成的。它给我们两个启示:一是西方主导下的经济全球化短期内不会恢复,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将成为其政策的重要选项,直到其国内矛盾得到较为充分的缓和才可能会有所改变;二是任何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国家,都要注意到资本与劳动收入分配的平衡问题,不能按照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任由资本无限膨胀,酿成严重的国内社会危机,从而导致全球化进程的倒退。

(作者:盛玮)

(资料来源:“求是网”20175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