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郑大讲坛 > 正文

郑大讲坛第246期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9-03-06

第246 期

郑州大学党委宣传部编 2018年4月5日


目 录

核时代美国的安全观念与战略传统…………………………石 斌



【编者按】3月20日,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石斌老师应邀为我校师生做了一场题为《核时代美国的安全观念与战略传统》的学术报告。石斌老师从两条线索:一是美国战后以来的发展演变的脉络,二是美国战略设计者们的战略观念及其根源两个方面为同学们分析了美国安全观念以及战略传统的产生、演变及发展。石斌老师的讲座条理清晰,详略得当,将美国安全观念和战略传统结合唯物史观准确清楚地展现在同学们面前,让人受益颇丰。现刊登全文,以飨读者。

核时代美国的安全观念与战略传统

石斌

【作者简介】石斌,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博士,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发表学术论文60多篇,代表作有《国际关系的历史场景与思想映像》、《保罗•尼采:核时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缔造者》、《杜勒斯与美国对苏战略》等。

丘吉尔说:“你向后看得越远,那么向前看得也就越远。”我们要理解今天的美国,就要理解过去的美国,美国有他自己的一套安全观念、战略传统、政治文化以及意识形态等等,这些东西不会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而就全没了。回顾二十世纪的历史,有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就是美国成为全球性的超级大国,美国世界性强国地位的确立、巩固和维系,这种地位主要是在冷战时期确立的。那么美国何以兴?这和冷战时期美国的一些战略思想家的战略观念、战略判断和政策选择有没有关系?这就是我们所引出的问题。要理解这一问题,我认为至少有两条线索:第一条就是要了解美国战后以来的发展演变的脉络;另外一条就是那些战略设计者们的战略观念及其根源。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几个题目,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内容非常多,所以就挑重点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

一、美国全球战略:两大主流观念的分歧与融合

我们接下来讨论第一个问题。美国全球战略实际上是两大主流观念的交锋或者说是分歧和融合。这两大主流观念实际上是以尼采和乔治•凯南为代表的,在实践中真正对美国战略有影响力的观点。(当然,美国的战略观点不止这两个)为什么要讲这两个人呢?他们两个是战后以来美国大佬级的人物,一个活了97岁一个活了101岁。他们两个其实是朋友,一辈子都在争吵怎么对付苏联,怎么对付共产主义。他们两个的观点,用《纽约时报》的话来说,“代表了美国战略的阴阳两极”。他们活得够久,而且经历了整个冷战,这样的人很值得研究,而且如果让说出冷战时期著名的战略文献,大概他们两个会排前两名。凯南的《长电报》、《苏联行为的根源》等,尼采的《68号文件》是标志着冷战走向军事化的转折点,一般认为这个文件标志着美国冷战战略的军事化。

我们在研究外交政策,研究大国关系的过程中,在中国崛起这样的语境下,中国与世界大国尤其与美国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都应该关心的,我们在研究这些大国关系或外交政策中,还真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他宣示了什么,出台了什么文件和政策,这已经是结果了。特朗普刚刚搞了一个《国家安全报告》,所有人都去解读它,过两天他再搞一个就再去解读它那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真正值得做的事是,他为什么要搞这个报告,这个报告的背景是什么,甚至通过研究政策的背景,我们会预见他要搞出什么报告,那才有意思。我们知道,政策分两种:宣称的政策和行动的政策。它们是有区别的,有的是吹吹牛,有的是真要干,我们要知道他究竟是什么,需要深入这个政策的背后去找它的根源和动因。

接下来我们看两份文件。首先,两份文件的出台都有其特殊背景。其次两份文件所体现的政治原则,或者说其中所蕴含的政治哲学,都是政治现实主义的思路。第三,尽管两份文件,在许多方面都具有政治民族主义及其权力政治思维的特征,却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世界政治观念与安全理念,他们对世界政治的本质和解决安全困境的途径所持的看法大不相同。

尼采的孙子说过一句话:“谁更正确?谁更能经得住历史的考验?”他其实要表达的意思是,一定意义上都对,一定意义上也都错。一方面,他们俩都全身心地投入到防止美苏两国核大战,虽有分歧但都为此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长电报》把美国拖上了遏制苏联的轨线上,《68号文件》把冷战搞得杀气腾腾,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俩都有问题。

思考国家安全政策还是应该搞风险评估,最坏假设,我觉得非常好。问题解决,提的这一套全是干货,不搞虚的。所以说,要从最坏假设来制定国家安全战略,这才是一种真正的理性选择,只有有实力优势,尤其是军事优势,才是国家安全的最根本保障。这是我讲的和东部权利集团的联系与区别。尼采这代人还有一个他们亲身经历的战争,或者说历史教训,你去看艾奇逊、尼采、凯南这些人为什么这样想事情?和他们那代人的经历有关。所以说讲到经历,可能特朗普的经历就很不一样。1989年以后的中国领导人,他们的政治经历是什么?毛泽东的政治经历是什么?邓小平的政治经历是什么?江泽民、胡锦涛、以及到习近平的政治经历是什么?离他最近的、印象最深刻的政治经历是什么?这当然会影响到他们的政治见解。那么尼采这代人是什么经历?三个历史教训,比如说慕尼黑教训,这个教训让他们了解到,坏人在做坏事之前,在他们还在家里磨刀的时候就把他们打死,不要等翅膀硬了。慕尼黑教训就是这个,不能妥协,羽翼未丰的时候就要把他按住,所以说他们的战略思维和这个有关系。还有一个教训,珍珠港事件,对美国影响很大。那么珍珠港事件说明什么呢?它说明美国你今天已经是一个走向全球的帝国了,你的利益已经是全球主义了。不要以为外边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你可以超脱。美国的孤立主义是美国文化的典型反应,觉得欧洲那一套很脏,美国人很纯洁,不愿跟坏人打交道,所以搞自己的事,孤立主义有这种心理状态。珍珠港事件说明什么?孤立主义会引起反弹,美国应该奉行国际主义,与介入主义作斗争,一定要时刻关注美国自身的脆弱性。从广岛和长崎的核轰炸,尼采得出两点结论,第一,核武器太可怕了,是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以核战争要尽力避免;第二,在设计国家安全战略的时候,一方面我们要建立充足的核威慑,另一方面我们要保持灵活的反应能力和手段,美国的国防战略要立足于两点论。

二、冷战格局下的美国意识形态、安全观念与战略传统

我们研究了战后以来这么多年的美国安全战略,梳理了历史脉络,挖掘了这些思想家他们的背景,那么美国这套安全战略到底是什么?我总结了四条,这四条是比较突出和一贯的。

第一是,“历史在我们一边”:美国冷战战略的意识形态基础。

难道它就不能成为美国后人战略形态的意识基础吗?只不过因为冷战意识形态更浓厚而已。其实,中美关系从过去到现在就像一个结一样,始终打不开,剪不断理还乱,看着挺亲热,但是很不稳定可靠。但是表明不稳定,背后有稳定的一面,这个要一分为二。我们必须承认美国这个国家它的政治体制、经济体制、价值观念、生活方式,跟我们真的不一样。我们讲究“和而不同”,具有包容性,但是美国思维里面有一个惯性,它觉得你和他不同,这不是好事。西方人真的不理解。有次我们去德国总统府、议会,一路走来,德国人真是有点儿自我虐待 ,吃饭时还讨论问题,累死了。到国会去,他们国会议员说你们提的那个和谐世界是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懂,什么是和谐世界,这个世界怎么能和谐呢?他们说我们没觉得哪儿和谐了。我们给他们讲,嘴都说干了还不懂。后来我灵机一动,我说给你们举个例子,你们就懂了,结果真懂了,他们不一定接受,但真懂了。我说,你看你们那个柏林爱乐,世界顶级的数一数二的交响乐团,大家都觉得非常好,那是因为一百多个人的乐团,个个都是拉大提琴的吗,吹一个调子吗,同一个声部吗。不是,恰恰相反,因为有吹喇叭的,敲锣鼓的,拉提琴等各种各样的乐器 ,因为在共同的指挥下、目标下、主题下,这个主题是什么,就是我们习主席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主题下,把他们统筹起来就和谐多了。大家都一个调子,那太难听了,是整齐了,但是没有任何意义了。我说这个你懂了吧,这就是和而不同,他们说懂了懂了。但有个人无赖,他说不过我们,他说,但是石老师你要知道,柏林爱乐是很花钱的。你看,西方人的思维就是这样。所以尼采他们就认为马克思要消灭一个社会结构建立一个新的社会结构,我们不这么想,我们想的是西方文明、美国文明都不是什么落日余晖,都还是不错的,利用我们这套价值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看他们和马克思的差别在哪里:不是说现在不行,而是要搞一个更好的,他们说现在不行是因为好多地方没搞我们这一套。所以说,从思想层面,以尼采为代表,他们这代人的思想有一个非常核心的观念,我把它称之为“一体两面”。 “一体两面”是指一方面非常的崇尚实力,甚至武力,具有干涉主义和单边主义倾向,另一方面又坚信历史在我们一边,我们代表历史上的先进思想,先进生活方式,具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我觉得“一体两面”是美国在战后以来对外政策的一个显著特点。美国霸权有一个独到之处在于它与美国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的普世性和优越性这种信念联系在一起。美国权势的扩张和美国生活方式的全球拓展,是并行不悖的。美国的强权战略,有黩武主义的倾向。这一套东西达于顶峰在小布什时期。“一体两面”这体现在这个文件上,一方面充分动员国家资源,维持广泛的海外联盟与前沿军事存在,尤其是在和平时期,保持庞大军事预算,以支撑美国及其盟国全方位高水平的军事准备态势。到目前为止,这个东西基本没有实质性的变化,美国依然是超级军事强国,远远把其他国家甩到一边去。中国在与美国竞争时可能有自己自身的优势,但都不是在军事领域。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西方或美国体制这种完整性和生命力可能会被苏联竞争体制削弱,所以作为大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68号文件》就把这样的冲突描写成正义和邪恶的决战,所以把捍卫自由作为道义旗帜。你看意识形态这方面就出来了吧 。所以他们要讲这个东西,是有战略上的考虑的。我们会得出一个结论:美国真有点儿像传统的帝国,当然也是一个新帝国。

第二条,“最坏假设”:战略忧患意识与绝对安全观。这个我不打算多讲,大家其实都知道,我在前面也做了铺垫。为什么要做最坏打算呢?这是典型的马基雅维利,而且是正宗的马基雅维利。还有一点你们发现了没有,就是美国的政治哲学,包括西方的政治哲学、政治设计和政治制度都是基于人性的弱点和人性最糟糕的一面为出发点的。所以你看三权分立,你看伏尔泰那些人搞的三权分立,就是基于人性的弱点,成龙大哥说的中国人还是要管管的。所以这个我就不多说,大家都能能够理解。但是在这里我想说一句,比较有特别意义,做最坏打算,当然,最坏打算涉及常规威慑和常规武器。在这问题上,尼采与很多人发生了重要分歧,我觉得很,有代表性。大家都知道核武器出现以后有个叫布罗迪的,是绝对战争,绝对武器的那种人,认为核武器出现以后,核武器已经成为不可用的东西,他说核威慑其实就可以了。很多人认为保持这种常规的威慑就可以了。但尼采再次体现了他那个人的忧患意识,他就会问一个问题,“谁能保证核战争一定不会发生”。是的,苏联领导人他们确实和我们一样,不是神经病,不是疯子。谁说世界上这种坏事都是神经病作的,好多特别正常的做特别不正常的事。如果你说希特勒是疯子,那希特勒才会说你是疯了。德国那么一个理性的国家,为什么都跟着希特勒纳粹跑?人类的理性是有限度的,人类理性有时候是很可怕的,所以到康德以后对理性有了重新的解释。启蒙运动高扬理性主义,他们觉得理性这个玩意儿从哲学意义上讲其实是挺可怕的。一定要好好想想理性主义到底是什么东西。回过来说尼采,他就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发生了怎么办?一旦发生核战争,美国及其西方具有做出反应或收拾残局的能力,用苏联的话说就是在废墟上取胜。因为有时候苏联就会鼓吹,其实苏联有时候会吓人的,他说我们的核武器立足于打和打赢,哪怕在废墟上取胜。所以,尼采也挺有意思的,如果你不理解他和他的思想,你会觉得他是一个神经病,问题是真不是这个意思,所有的都是建立在最坏假设基础上的。他并不提倡这个东西,看过他一个报告,他说,假如和苏联发生战争,假如苏联投放多少个导弹,我们投放多少导弹,算芝加哥还有多少人,莫斯科还剩多少人,我们还能组织多大规模的反击。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在他眼里就是游戏,你会觉得他特别冷酷,但是他的战略设计就是要求这样。所以有人叫这一批人为理性主义政策设计者。理性主义战略设计其实是有问题的,它会把美国带到一个大坑里。好了这个我们就不在讲了。

第三是,“以实力求安全”:美国战略传统的军事特征。以安全求实力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是美国这个安全实力更偏重的是一种国防实力,或者说是军事实力,请大家注意啊。我们中国人啊这么多年来最,我们的战略文化,其实已经不知道变到哪儿去。我们中国人长期宣称爱好和平,使得中国人的思维不太能接受或者理解这种思想。然而,这个世界其实挺残酷的。中国自明代战略文化都已经变得很柔弱了。但美国不是这样的,最坏的打算就是绝对的安全,所以与最坏的打算、绝对安全理念有关的,那就是崇尚武力。以是力求安全,或者尤其以军事实力谋求安全,我觉得是一个核心思想,非常清晰,非常一贯的一种核心思想。华盛顿说过,做好战争准备是维护和平的最有效的方法。我们还知道美国上美国还有一个总统杰克逊。,有本书把杰克逊称之为杰克逊主义。美国四大主义,其中就有一个。什么叫杰克逊主义?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军事主义或者说叫黩武主义。说美国独舞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但是有点绝对了。我给他总结的美国是三个武,一个是尚武,这个与杰克逊有关。什么是杰克逊主义啊,就是推动军事价值观,推崇军事力量在国家的地位。杰克逊这个人吧,很奇怪的一个人,在国内搞民粹主义,外交上他是黩武的。还有是武装的美国,这个不用说了吧,美国真是武装到了牙齿。美国这个武装是很难解脱的。我们看看美国国内有多少个地区是靠军工企业就业的,美国大规模裁减军备那美国就要乱了,好多地区就是靠这个养了很多很多的人。还有就是黩武的美国。所以大家都听得懂这三词字是有差别的。好了,以是力求安全这个东西就说这么多。今天的我觉得有一个思考,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说,其实历代的美国战略家都是把实力放在首位。他的战略报告绝对是这样写的,但是我们就觉得奇怪了。美国的军事实力就已经够强大了,太强大了,他为什么就觉得没有安全感,没有绝对的安全感?肯定还因为其他的原因。首先是因为觉得安全本来就不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们真的有这样的思维方式。

第四是,“军事——工业——科学复合体”与美国精英政治。我把这个称为国家安全基础结构。“军事——工业——科学复合体”成为了美国一种基础性结构的东西。这里特别加上了知识分子,美国实行旋转门制度,进进出出,能够发言的就是这些人。美国其实有精英政治的特点。如果你强调了美国的多元主义,其实是产生了两个误区:一个是夸大了美国精英政治的分歧,另一个是夸大了其他群体的作用。其实这个群体有高度的共识,我称之为战略共识。有一句话叫“在外交领域,统治集团的共识往往大于分歧,内部纪律使团体连为一体”。美国人并不是我们所讲的那么多元,他们的意识形态是非常简单划一的。综上所述,在对外战略方面,可能会有强劲派与温和派的区分,但这都是战略上的差异,也是一种政治理念,出发点不同。

总之,立足最坏假设,强调实力地位,偏重军事手段,追求绝对安全,秉持道德普世价值和意识形态优越论,这是美国战略的一大传统。最后一句话,提出疑问,这种战略有什么危险?它可能要命的东西是什么?如果遇到一个有实力的国家,比如说苏联,在这种思维影响下很可能发生战争。

王琛院长总结:石教授主要讲述了美国战略文本和战略政策,特别强调研究决策者的思想。理论联系实际,旁征博引,深入浅出,把相对枯燥的话题讲的非常生动,非常了不起。

提问环节:

学 生:美国这样的大国为什么还没有安全感,坚持绝对安全?

石教授:首先,美国本身太强大了,总是怕别人超过自己,怕他自己衰落了,又怕别人学起来比自己强大。其实这个是由于强者的处境决定的,我们都知道战略文化,其实它是一个长期历史形成的一种,什么是战略文化呢?就是战争。纵观美国历史,其实美国一步步强大,其实是通过一个一个战争一步一步不断壮大。通过战争,最终使得他反过来产生了一个安全意识,对于军事挑战特别敏感。

其次,美国人的这个安全的概念,并不是纯粹军事意义上的安全。军事方面,哪个国家敢挑战美国?其实要讨论绝对安全观念,我们需要探讨这种绝对安全理念怎么来的,这个我需要强调一点,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美国太强大了,而且被别人效仿,他没有安全感。西方这种设计理念最终还是要落到现实中的。其实,民主是不存在的,美国人一直再搞这种事情,但是发现不能自圆其说。后来欧文企图用文章来解释民主制度,其实是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念信奉的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加上体制上的民主设计。有的时候只有民主的架构,只是徒有其表,只是程序上的。其实这就像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其实是很灵活的,有时候感觉经济太紧了,就放松,有时候感觉经济太松了,就出台政策,收收。安全感其实只要提到国家安全高度,老百姓其实就了解不到了,就进行保密了。但是从长远来看,美国的核心价值文化,民主等等还是很渗透人心的。现在美国主要面临的困难是,美国的国家安全与民众民主的张力,民主受到了国家安全的冲击,比如911。如果美国安全利益膨胀,美国民主很可能会受到损害,与原来推动全球民主的初衷有点相悖,两者的调和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