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郑大讲坛 > 正文

郑大讲坛第249期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9-03-10

第249 期

郑州大学党委宣传部编 2018年6月1日

目 录

从多元文化主义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周敏


【编者按】5月24日,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敏教授应邀为我校师生做了一场题为《从多元文化主义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学术报告。周敏教授用平实易懂的文字向我们介绍了其以多元文化为主题的深刻认知,让我们认识到其他文化冲突中种族、政治以及其他因素对多元文化的影响。周敏教授的报告脉络清晰,层层递进,以其自身经历精辟的总结了多元文化碰撞的现象,让大家受益良多。现刊登全文,以飨读者。

从多元文化主义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周敏

【作者简介】周敏,英美文学博士(后),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英美文学研究论丛》副主编,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富布莱特”高级研究学者,加拿大滑铁卢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河南大学兼职教授。应邀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阿尔巴尼)、加州大学(尔湾)、德国海德堡大学、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等十余所欧美高校演讲、交流。在《文学评论》、《外国文学评论》、《中国比较文学》、Telos,Journal of East-West Thought等中外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五十余篇,在国内外出版The Transcription of Identities: A Study of V. S. Naipaul’s Postcolonial Writings (专著)、《什么是后现代主义文学》(专著)、《希利斯•米勒选集》(英译中)、《中国社会生活变迁:1978年以来》(中译英)、《中国干部选拔任用》(中译英)、《二十世纪西方美学史》(编著)、《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品导读》(编著)等著。学术研究之外,擅长会议口译,曾为包括诺贝尔奖得主访华活动、联合国计划发展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博会、国际博协大会等担任同声传译、交替口译译员。

尊敬的刘院长,尊敬的各位老师和各位同学,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来到咱们著名的郑州大学外语学院,跟大家汇报和分享一下我最新的研究成果。首先和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访学的时候,我的导师经常到世界各地讲学,我就问他:“Bruce, Do you have to prepare for a new essay every time”他说:“At least an unpublished one” 即你每次讲的这些东西,不要是你已经发表过的成果,所以我尽量做到这一点。我今天跟大家汇报,我是特别感恩能够有这个机会,郑州大学是我们国家的名校,特别对我们河南省来说,是万千学子心中的庙堂。所以我今天跟大家要分享的,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这个成果还没有发表,最早我是怎么想起来写这篇文章呢?因为在座的有很多研究生,我就跟大家讲讲我是如何想到要写这篇文章的。因为我目前在加拿大工作,在加拿大滑铁卢孔子学院担任中方院长。在加拿大期间,我就观察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社会现象,这些社会现象引发了我的反思。

在2017年5月的时候,加拿大作家协会就是The Writers’ Union of Canada,他们有一个会刊叫Write Magazine的主编,他就是尼兹维奇在会刊,加拿大作家协会有一个会刊,就好像我们中国作协有一个会刊。这个会刊每一期主编会写一个Editor’s word,比如我自己编杂志,从我接管这个杂志后,我向主编建议,我们以后每期也要写一个编者的话。这个编者的话,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它代表的是你文章的立场,你的意识形态。所以尼兹维奇在写五月份Write Magazine的Editor’s word时,他就提了一个建议,给加拿大的文学界提了一个建议。提了一个什么建议呢?我们应该设置一个“the prize of cultural appropriation”,就是设置一个“挪用文化奖”。这个文章一出,完了。加拿大社会上原本就一直是社会暗流的一些东西,这个暗流是什么呢?就是加拿大主流文化和first nations,和这个aboriginal原住民文化之间的conflict,就是once again set-on fight,又一次这个战火点燃。至于原住民和加拿大主流文化之间的冲突,我会在讲座的第二部分,给大家介绍加拿大间性文化主义的时候,会提到这一点。这个问题出现之后,加拿大的社会所有的主流媒体都进行这个报道,说这个以白人为主的杂志,现在要让白人的作家也可以去抒写原住民的故事。你觉得这个有什么错吗?就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民族问题不尖锐的,长期比较和平稳定的国家的这些人来说,这似乎不是一个问题,对吧?但是,事实上,我们必须对世界的多元文化的复杂的状态有一个very acute sense, 就是要有一个非常敏感的感觉,特别是因为我们是学外语的。因为我在加拿大生活,目前在加拿大暂时地工作。它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但是你不能随便讲话的。因为你随时都可能讲一个政治不正确的话。

因为我首先观察到以上一个情形,那么紧接着不久,就在我所工作的大学滑铁卢大学出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危机,这个危机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的解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学校,西方的大学有校董会school board。这个school board开会的时候,有一个faculty即教职员工。这个faculty是指教授,stuff就是指职工、行政人员。我们faculty有一个African Canadian professor。你不能说black,更不能说以n开头的word。你在政治正确这个语境里面,你要永远记住她是一个非裔教授,你不能说她是个黑人,黑教授,对吧?不能说黑什么,什么的这种话。这次school board开会的时候,有一个faculty,她是一个非裔的教授,走进来的时候,一个校董会里最资深的董事,八十岁董事,加拿大白人,他就commented on her hairstyle,say “Tissie, your hairstyle is very interesting,”说你的这个发型很有意思。因为我们知African people 的这个hairstyle是比较独特的,对吧?比如Michelle Obama她其实是一个very positive image,对吧?她在美国奥巴马当政期间,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形象。但是实际上当时也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对于Michelle Obama的appearance 就是in terms of her hairstyle ,因为她通常就是把自己的hair 搞成是straight black的那种,但是实际上我们知道African hairstyle 是比较那种的感觉。有一次Michelle她的头发go natural 后,她得到很多赞扬,她觉得let her hair go the African way is a gesture of respect for a African culture where she is from, 所以nothing is simple , everything carries with its very a deep culturally and symbolically embedded meaning. 即我们每一个,你是一个文化的符号,在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这都是这样的。最近微信上面传一个视频,先是从Facebook上,大家可能听说了,有一个外国的女孩,参加一个graduation ceremony时穿了一个旗袍,但是在这个social media 上有very mixed responses. 有很多人就说who do you think you are,to wear our national costume on ceremony,说你根本不懂旗袍那个含义,你穿我们这个旗袍去,你这个是cultural appropriation, 你这是文化挪用。

实际上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时代,不能说我们是一个全球化时代,对吧?全球化这个词,显然,当我们说到全球化这个时代的时候,我们是学外语的人,我们不是街头的老百姓,老百姓可以说全球化的时代,我们是一个学外语的人,就知道现在这个全球化这个进程并不是一体的进程。全球化,现在实际上是一个全球分化的过程。也有人把它翻译成anti,就是说反全球化这个浪潮是非常强烈的。那么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我跟大家说前面一个引子,就是告诉大家,,我们学外语的研究生,年轻的学者,我们对这种文化的符号,要有特别的敏感度,不然的话,你就可能犯政治不正确的这种错误。

其实,当时目睹了尼兹维奇的辞职和我们学校的这种政治风波之后,这个教授现在就起诉我们这个board member ,说他是racial discrimination,说你commented my hairstyle,你就是racial discrimination. 其实如果我们没有立场的人,我们会觉得它是中性的,对吧?但是对于这个黑人教授,我们曾经开了一个全系大会,只有在极大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大家所有的人聚在一起来讨论这个事情。这个黑人的教授就说,I was hurt. I was physically and emotionally hurt. All this years what I suffered you can never understand. 就是这种,她可能觉得别人可能看她的眼神啊等,就是有这种种族歧视的意味。我们学外语的人,就是要对这种东西有一个敏感度。

在加拿大观察到的这样一个社会现象以后,我就开始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多元文化主义不是加拿大的国策吗?多元文化主义的这个reference free里面,不是每个人都有作为自己的文化主体的权利吗?为什么还会出现现在的这样的纷争呢?所以说,我发现在全球化看似就裂变为全球分化的今天,多元文化主义好像再也不是政治正确的语料库里,最为顺手的话语武器了。我们经常都说,多元文化主义,对不对?多元文化主义有什么错呢?课本上都在讲要多元文化主义,对不对?多元文化主义的丧钟在世界各地回响。后面我会讲到,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徘徊在各种话语间系,不知该往哪里去?更为迫切的是,在实践的层面,位于多元文化现实世界的个体,该如何相处呢?

那么我就从这几点出发,回到20世纪的政治语境,考察多元文化主义的历史症候。通过我后面对多元文化主义这个脉络发展的梳理,我认识到一个问题,现在在多元文化主义的这个时代,在多元文化主义的框架里,多元文化主义是尊重差异的,是尊重特殊性的,可是当我们对差异和特殊性的尊重达到了一个顶点的时候,最后它就会造成现在的这样一种纷争的状况。因此,现在是时候我们返回多元文化主义的母体性思考的方式,就是整体性的思考方式,即是对普遍性的关系。但是如果我们返回到对整体性和普遍性的关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它是基于整体性思考,可能是一个解决现在多元文化主义所造成的全球分化的社会现实的比较好的出路。

我是一个学者,我真正觉得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真的是这么多年,我们对西方世界所输出的最有说服力的中国话语。其实我2015从美国回来后,就已经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做了一个讲座,即“去西方化的西方之旅”。因为我离开纽约的时候,习总书记在联合国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一个概念,其实他此前已经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提到了这个概念,但是那一次,他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个概念非常正式的提出来,后来又在很多重要的国际场合上提出来。那一次当我听到他在联合国首秀讲人类命运共同体时,因为我还在纽约,我就关注了这个问题。然后回到上海外国语大学,我与同学们分享我在美国这一年的这个经历的时候,我跟他们讲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有多么的好。这个概念和普世主义(universalism)的这种概念完全不一样。 我更喜欢把这个概念硬译为:a community of common fate,充分强调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超越差异的可通约性的角度,这是我一个基本的观点。

这里插一句,建议在座的各位本科生或者是硕士生,在写论文的时候要做到用一句话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这样能保证自己的思路清晰,但是思想不是一开始就成熟的,思想是要靠写出来的,这也是写论文的一个技巧。比如我现在讲的这篇论文,我是从去年12月开始写的,现在已经5月了,我的英文版本已经在国外期刊收录了,中文版本要再翻译一下,今天没有做PPT也是因为中文还没有在国内发表。如果学者想要增加自己作品的发表量,你可以在国内发表中文的版本,在国外发表英文的版本,这不违法学术的规定。但是这个也并非不是特别好,因为学者还是想要有更多的读者关注到自己。

至于我自己的这篇文章,刚开始我的论点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先去查多元文化主义,发现多元文化主义遭受这么多批评,难怪在加拿大有这样的纷争。所以,你在写一个论文的时候,你需要进行追溯相应的关键词。多元文化主义的现状是什么呢?多元文化主义虽然是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成为热词,但是其他相关的文化多元主义cultural pluralism(1915出现),这个词在你考察多元文化主义肯定会提到的。这个词实际上出现的更早,1915年2月份就出现哈佛大学一个教授的论文《美国民族研究》,他首次使用了文化多元主义的概念。1924年,即九年之后,该教授的这篇论文变成了一本书。这其实就是咱们做学术研究的方式。也就是说,要写一篇论文,需要慢慢先找一个研究的点,然后你再进行扩展,最后就成了你研究的领域。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走向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的这样一种道路。所以1924年的时候,这个教授就将论文充实成了《美国的文化与民主》这本书,来专门论述多元文化主义。因此,思想的旅行往往超越作者的思考。

因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从去年开始,开设了一个新的博士方向,比较文学与跨文化,我是这个跨文化理论与实践方向的这个带头人,我今年就招了一个博士,昨天下午刚刚公示的,所以我现在也写这个跨文化、比较文化这方面的论文,也欢迎同学们报考我们上海外国语大学,我们专业比较多,这个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的话,可能去年是全国首次,北外可能比我们早一些,总之就是比较早招生的。比如说霍拉斯卡伦,他在这本新书中就指出,他说文化多元主义能促进不同文化团体之间的平等,是一个民主社会所必须的,就是这是cultural pluralism。 那么跟cultural pluralism相关的一个词,其实在加拿大他是经常用cultural mosaic,就是文化马赛克这个词经常被用来形容加拿大这个多元文化的一个现状。其实加拿大这个多元文化现状的这个词,是1922年的时候一个美国的旅行者在加拿大旅行访问之后,他首先用的这个词cultural mosaic.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解殖运动的发展和美国民权运动的展开以及加拿大社会内部法裔民族和英裔民族之间矛盾的加深,加拿大是分英语区和法语区的,英音和法音之间的这种矛盾是很深刻的,后面我要讲到的这个作为multiculturalism,multiculturalism的这么一个存在就是在这个法裔居住区的魁北克人,所以现在实实在在的在推行的是以查尔斯泰勒为首的,查尔斯泰勒可能不少同学知道,他是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教授,是当代加拿大最著名的应该是哲学家,他的《自我的根源》这本书很厚,有中文的译本。那么在这个背景下,二战以后多元文化主义重新成为热门话题。什么是多元文化主义?一开始你讲多元文化主义,因为你老师都会跟你讲,这个论文题目里面有key word,那么你要define这个key word,What is the word’s definition? 你这个的定义是什么?那么,什么是多元文化主义呢?即你可以通过引用别人的这个观点,最后达到你自己的观点。看我多实在,我实在在告诉你怎么写论文的。这个C•W•Wardson,他就对多元文化主义有一个分类的考察,他说我们可以从文化的角度去理解多元文化主义,他就说它是一种文化观,是一种历史观,是一种教育的理念,我们经常说这个叫多元文化教学,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说他们支持intercultural education而不是multicultural education。这是2013年开始的,而且多元文化主义也是一种公共的政策,并且多元文化主义这个词,实际上they involve different disciplines ,他们也跟不同的学科有关,philosophy、sociology、anthropology、social psychology、 political science、cultural and postcolonial study等等。不同的学科都会用到这个multiculturalism。multiculturalism这个词实际上carries with it。他把文化这个主体,即它尊重这样一种既相互联结又相互分割的这样的一种文化主体。这个是谢明教授的multiculturalism respects cultural entities as bounded and discreet,谢明教授是多伦多大学英语学院英语系的副教授,在我们南京大学读的本科,后来在剑桥大学读的博士,现在在多伦多大学工作。做学问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我原来也不认识谢明教授。我写这个论文,因为最初不是英文的,投稿之后编辑给我有修改的意见,他们建议让我修改并且加一些东西,他给我推荐的谢明教授,然后我就去查,一看是个华人,还是南京大学的,然后我就买了这本书,在这个论文里面我就引用了这个东西,并且我现在已经和他建立了联系。我这次回到加拿大之后,我们就会见面,所以说做学问其实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you are always meeting great people, great minds。

一般的人都觉得我是一个特别爱玩的人。实际上大家不知道,我是个宅女,冬天加拿大大雪纷飞,我可以一星期不出门。总有人问我,周敏你一个人在加拿大,带着你孩子,你寂寞吗?我不会寂寞,因为整天看书,you are always meeting great people。总是在读书,总是在写作,这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那么从思想史的这个角度来看,多元文化主义可以算做什么呢?我个人研究后现代,刚才这个刘院长介绍了我个人有后现代的著作。那么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多元文化主义可以看做是对后现代的差异和他性的尊重。我研究后现代主义,很多人都说后现代主义很虚无,那该怎么理解后现?,后现代也有很多人批评它,我觉得后现代就算是一无是处,它有一点最好的地方就是,让我们引起对差异和特殊性的关注以及尊重。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思想,它能够给人这样的启迪。在个体的层面上,它可以解决个体之间的很多冲突。你为什么觉得别人不顺眼?对吧?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是不是?这事他怎么能那么处理呢?是因为他处理的方式跟你不一样,对不对?最简单的说,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宿舍里,你就会说这个人他怎么会办这事?对吧?那是因为他跟你处理的方式不一样。对吧?这都是好像是生活中很小的问题。但是,事实上如果我们真正的继承后现代所留给我们的对差异的尊重的话,在更高的层面,比如国和国之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international crisis, let every country takes care of their own business, do not interfere with their domestic troubles,对不对?是不是?这是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为什么这个社会、这个世界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因为有人想用一个标准去做,只有一个标准的对和错,这个西方是发达的、文明的,东方是落后的,愚昧的,对不对? 就说我们对张艺谋的批评,这个电影说他是满足了西方凝视东方的这个欲望,对吧?满足了他们把东方stereotype成这种就是很乱伦的这种各种misconceptions,对不对? 其实你为什么要有这种现代观念呢?是因为西方国家在它的阶段里发展,我们在我们的阶段里发展,我们现在发展到这个阶段跟你的阶段不一样,不代表我们比你差。不是说仅仅是对中国和对于西方,我们人文学者,我们必须有这样的一个认识。

昨天,我的一个加拿大的朋友恭维我,他说周敏啊,我觉得你干的工作比马云干的有意义多了。他说你介绍一本书,外国的书,或者说你介绍国外的一个思想给中国的年轻人,启迪他们的心智,比马云创造的财富更多。因为对一个民族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对人心智的启迪。你对什么是重要性的问题的认识。什么是重要的东西?我们现在如果认为只有钱是重要的,只有资本是成功唯一的标杆,这个社会就无药可救了。如果说我们真正的继承后现代的这个文化,我们就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跟世界发生关系独特的方式。马云靠挣钱,我靠lecture。马云建立阿里巴巴,其实我跟他没法比,但是我只是说如果所有的年轻人都能够意识到这样的一种对差异的尊重,未来的这个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公平。因为这个世界是非常不公平的, 巴黎死几个人,伦敦死几个人就是大事,叙利亚天天死人,几百几百的死人有媒体关注吗?Is this the democracy you are looking for? 你说这是公平吗?我们是大学生,知识分子最重要的是什么?独立思考。不要被这个fake news误导,在这个时代我们千万要保持自己独立冷静的判断。我们可以为伦敦那个汽车事故忧伤,但是你要知道,世界上遭受苦难的人而没有被展现出来的太多了。

当然这个就是扯得远了一点,但是回到这个话题就是多元文化主义是后现代的,可以说是后现代主义对差异和他性尊重的一个后果。后现代主义瓦解了统一理性,作为其结果,那些曾经边缘的非主流的异质性的存在,被赋予了以中心的主流的同质的等存在一样的位置。多元文化主义从哲学和政治两个方面强调了承认差异的问题。多元文化主义从政治和哲学这两个方面强调了差异的重要性。其中哲学方面的重要性是指个人的自我认同、自我实现和社会参与,而政治方面的重要性则是指在公共空间让边缘群体发声、克服过去的不公正和这个剥削。但是同时仅仅承认个人的权力也是不够的。因为这种理论预设了一个不合逻辑的理念,即只承认个人的权力也是不对的。为什么?因为如果你仅仅承认这一点,那么你就有一个理论的预测,就是说个体是外在或脱离了社会关系的,而事实上人只有通过与其他人进行对话,才能够感到自己属于一个特定的共同体,才能够确定独立和自信的身份认同。就是说自我的确定,是靠他者来帮你实现的。You are not who you are. I am who I am.只有上帝能这么说,耶稣说我就是我,当摩西问他时,对不对?但是我们个体我们的身份认同是靠跟他者的相遇,是靠跟外在于我们的环境建立一种关系才得以实现。我也研究身份认同,我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身份认同的。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咱们在郑州,从开封到郑州或者咱们从南阳或者从其他地方来到郑州,咱们意识到咱们是开封人或者是南阳人。从郑州到上海,你会意识到你是河南人。从上海又出国,你又觉得我是中国人。就是你这个身份的认同,是一定要靠你走出你自我的圈子在跟他人对话,跟你的这个社会环境进行交往的时候才实现的,否则你在开封意识不到你是开封人,咱们在郑州意识不到咱们是郑州人。我们只有走出跟郑州以外的这个身份进行交流对话的时候,作为一个郑州人的身份,才得以建立。所以说你只强调个体的这个权力也是有问题的。查尔斯泰勒,就刚才说到的那个加拿大的哲学家,他就认为独立的个体依靠并属于赋予该个体以某种意义的特定的社会和文化群体。

咱们是郑大人,我们都是郑大的,我们都是外院人,我们靠这个社群的关系来赋予我们意义。那么当这一个共同体的特殊性被忽视或无视时,会被同化到某一占支配地位的多数群体中时这个个体或者群体就会遭受到伤害和曲解。那么多元文化主义的目标,就在于向被剥夺了权力的群体赋权,我赋予你这个被剥夺,比如说,挑战主流社会的固有的标准,并改变他的体制和话语。我们都知道,加拿大的安大略省,我所在的这个地方,是非常多元化的一个地方。现在开始,你在安省申请护照的时候,你这个性别可以有三个,不只是男性和女性了。就这三个选项,你可以选x。过去这些他自己的性别认同,不仅仅是男或者女,这些少数群体过去被认为是怪物。同性恋过去被认为是怪物,要不然美国纽约也不会有那个运动。2015年,奥巴马宣布全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一时间全部的社交媒体都是彩虹旗,每个人的这个社交媒体上的这个面孔都变成了这个彩虹的样子。对同性恋这样一个差异化群体的尊重,是又赋予这样一个被剥夺了权利的个体和群体以权利,从而改变权力和话语。这是思想史的角度。从社会现实的角度看,多元文化主义可看作是全球化的一个结果。伴随着资本全球流动的殖民主义历程以及之后的解殖运动,造成了全球人口的大量迁移,成为多元文化主义的现实需要。作为政治策略,它是加拿大和欧美国家为解决移民问题而推行的政治手段,以避免新移民与当地民众主要文化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新移民刚过去与当地文化之间有很多冲突,为了保护即减少这个冲突,人们就实施保护多元文化的政策,每个人都会各自为政。我们也尊重你们,1971年,加拿大政府在西方国家中第一个宣布实行多元文化政策,所以我就奇怪了多元文化既然是国策,你们怎么现在还这样呢?我现在还是讲的多元文化的好的地方,你要梳理这个多元化,当然了它是作为一个positive的plan去解决现实问题出现的。1971年,加拿大宣布施行多元化文化主义政策,1973年,澳大利亚移民部长埃尔格拉斯比出访加拿大,归国以后就正式引入多元文化主义这个概念,成为澳大利亚多元文化产生的标志。1975年,瑞典继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之后,正式宣布在国内实行多元文化主义政策,80年代随着西欧国家外来移民的增加,如何处理本国人与外来移民的关系成为普遍问题。因此,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丹麦等国家相继在不同的程度上实施允许外来移民保持其文化的多元文化政策。在美国,多元文化主义,是因为反对现状提出的,旨在要求承认少数主义,亚文化和弱势群体的平等地位。那么,前面给大家讲的多元文化主义是这样一个历史的脉络。

下面我就开始给大家讲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批评,前面讲的这个东西,实际上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我就帮大家梳理一下,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或者不熟悉的是国际上现在最前沿的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批评,以及希望提出的,取代多元文化主义的这个alternative plans会是什么,我会在接下来的部分向大家汇报。那么,查尔斯泰勒就认为多元文化主义是一种承认的政治,刚才我讲了,实行这种承认的政治,它也与身份政治,认同政治,差异政治等概念紧密相关,这些概念都认为,如果要重估受歧视群体的身份,改变导致某些群体边缘化的主流表述和交往方式。首先就要承认文化的多样性,然而,多元文化主义所强调的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可能完全不同于这些群体所要求得到的承认。我承认你与我的差异,未必是他想要的,我举一个生活中的例子。在国外,你不要轻易去帮助残疾人,你不是尊重他吗?但是你给他的尊重未必是他想要的,他并不想被criticized as a disabled,你可能就是想去帮助他,但你看上海地铁就写得很好,咱们不是老弱病残座,是这么写的courtesy seat,上海地铁是翻译的很好的。我曾经在有些地方说,小心地滑,怎么翻译的,carefully slide。就是小心地滑,就是这种,我就举个例子,我们还回到这个多元文化。上海的地铁和公交车上的翻译都是很好的,大家觉得吧,courtesy seat,我们这是礼貌,但是并不是,因为你给与边缘群体这个尊重,不见得是他想要的,I am capable,我是能干的,我跟你一样能干,不要觉得我是个什么什么,我就自己遭受过这样的。是这样的,其实我们学校的老师对我特别好,我是从河南调到上外的,博士毕业以后,上外的那些老教授们,我在上外发展的比较好,真是心里充满感恩,因为那些老教授,对我特别好,但是他们也伤害过我,他们用一种他们意识不到的方式伤害了我,给我敏感的心灵带来伤害。有个有名的学者向外国学者介绍我说,this is a very famous Chinese woman professor,我气得要死,我说你这也太政治不正确了,我就是一个professor,I do not have to be a woman professor, what do you mean by women professor, do you mean I am inferior to you to any male professors,政治不正确嘛,他意识不到,老教授,人特别好,特别特别提携我,我知道他没有任何恶意,可是他想给我的尊重,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成为一个很好的女教授,我就是一个教授,教授就是教授,不要再用女性这个标志。我们研究文学作品,因为文学的人什么都能研究,我们对文本的细读,在文本中间找到的那种逻辑的不恰,社会现实就是这样的。文化研究,什么是文化研究?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化研究,轰轰烈烈的兴起文化转向,文化研究不就是把文化现实当成一个文本来研究嘛,我们搞文学的直接去搞文化研究,容易的很,我们就把文化现实当文本就可以,当文本去分析,你是可靠叙述者,不可靠叙述者,你这个叙事的逻辑,动力,所以文学特别有用。我总是跟硕士生说,你们不要觉得你现在做的这个硕士论文,是浪费时间,反正将来也不从事科学研究的工作,你也不考博士,我说这是一个写作的训练,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写作,这个一个思维的训练,这个一个你分析问题的,思考问题的这样一个方式。写一篇论文,要做Literature review,你去做销售,你不要做market survey吗,你要先调查市场,要讲这个产品特征,不都是要方法吗?如果你没有受过这种科班的分析问题的训练,你搞不了的,受了科学的训练之后,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了。西方非常多的政治家,是人文学者出身,人文主义学科并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它是一个有着严格的方法论训练的,我们都是经过千锤百炼都是经过科学训练出来的,我们不是空想家。有人觉得我们搞文学的就是dreamer, we are not dreamers, sometimes we dream but we are not dreamers。

你要给少数群体的强调承认,并不一定是他想要的,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可能就是多元文化主义意在解决问题的方案,为何反倒演变成一个问题,它本来是要解决问题的,现在自己变成了一个问题,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多元文化主义现在遭受到了很多的批评。一些主流的西方政治家,包括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德国总理默克尔等都认识到多元文化主义,并没有解决它原本要公开抨击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失败的策略。我们现在还在学习多元文化主义,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十分好,这都被declare a failure。恩佐•科伦坡在一篇关于多元文化主义的文章中指出,保守主义的批评者指责多元文化主义过于支持少数群体的身份认同和文化,从而虚弱了原有的本土文化,他们通常把文化冲突描述成一种零和战争,没有人是赢家,认为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只会有利于偏狭的、反现代的、反民主的少数群体,而且还会将多数群体斥责为种族中心主义,不加批判的接受而非反对不同于多数群体的习惯、风俗、价值观等。这样它就削弱了人们对西方社会制度和信仰的认同。多元文化主义文化就给了好斗的少数群体更多的支持,(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却忽略了自由民主的西方文化所具有的特殊的、独一无二的历史价值。在实行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的国家中,人们对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也有很多的批评。针对美国的多元文化主义政策,斯密德有一种观点,他认为多元文化主义的确有助于我们认识曾经对美国文化做出贡献的那些别的文化,向别的文化学习是没有错误的。但是斯密德认为,多元文化主义所主张的文化平等是站不住脚的。他说你们不是说所有的文化都是平等的,这是不对的,而且和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是矛盾的。多元文化主义者声称,所有的文化都具有平等的价值。如果真的如此,他说那么从逻辑上,就没有人可以拒绝一些文化。因为文化都是平等的,所有的文化习俗都是有道理的。比如说印度教火殉寡妇都是对的。可是我们能说它对吗?这是不符合日常经验的。如果你不带面纱就要被枪杀,这和日常生活也是不符合的。斯密德认为如果文化真的是平等的,那么就要没有必要通过引入其他文化的价值、信仰和实践来改造文化。既然都是平等的,我也不希望你来。但是事实上美国文化还是需要其他文化的,但是其他文化还是有优劣之分的,这个是arguable的,在文化研究里面还差这一点。斯密德的文化观是阿诺德李维斯的文化观,即文化是有高低之分的。可是英国文化研究的文化领域中,所有的文化都是平等的。什么叫文化呢?文化有很多定义,在文化研究里面,文化的定义,即Williams给出的文化定义是改变了文化研究后来发展的脉络。他认为历史和文化是不同的,文化是普通的,文化是全部的生活方式,所有的都是文化。如果我们将它与斯密德的文化观点相比,我们就可以写一篇文章。这是我写过的另外一篇文章了。我们还回到多元文化主义这个主线里面。斯密德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批评。他认为如果我们实行多元文化主义,意味着美国的终结。多元文化主义给美国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不再强调美国社会的价值,而其他社会的价值都一样。有许多低俗的、残忍的文化你都允许他存在。他说如果我们继续把这个理论用在实践中,美国就从熔炉变成蒸笼。所有东西都不存在了。那么为了保护美国文化的灵魂,就应该展开对多元文化的全面战争,更要赢得这场战争。

针对加拿大联邦政府,把多元文化主义作为基本国策的做法,加拿大的学术界也有很多的反对意见。很多人认为,加拿大实行多元文化主义政策,不过是联邦政府为了消除人们对双语(英法)政策而反抗的一种尝试。但实际上在此框架里,英语群体还是主要的,法语群体并不愿意。他们说,搞多元文化实际上是为了拉到少数族裔的选票。我们尊重你,中国人,选我吧,还有穆斯林。穆斯林在国外特别有地位,比中国人的地位要高得多。我们只要跟他们斗争,必败。比如今年春天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穆斯林小姑娘,上学路上说她的头巾被人捡了,被来自Scarborough的年轻人剪了,然后立刻所有的主流媒体,包括加拿大总理Justin Trudeau都立刻出来道歉说,“我们没有对穆斯林文化给予充分的尊重,怎么可以让小女孩在上学路上面纱被捡了。”这里的implication就是这里就是华人区,华人捡了。所有的人都向穆斯林文化道歉。但是后来事实证明,这是一个编造的事件,没有人捡到她的头巾。是有人策划了这个事件,给了这个女孩和她妈妈钱,让她们搞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事件。但是你对华人造成的伤害,却没有人道歉。当时头巾被捡,全部媒体都出来了。但真相出来之后,没有人想报道。所以,很多地区的华人上街了。华人在国外参政意识不强,没有充分利用多元文化主义所赋予少数族裔的(权利),我们投票不积极。不过现在,大家都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加拿大,我就感觉到,当地的华人,包括一些华裔的教授主张进入到(政界)。加拿大人对投票非常地要命。我这次回国是因为我带了滑铁卢大学的学生来中国学习。所以我特别愿意跟大家分享这篇文章,因为我回来的机会非常有限。我有一个学生是political science major的,他问我:“敏,这几天要选举了,能不能把选票寄到酒店?就是上外宾馆,我就能收到”。他不在国内,还要通过国际邮件把票寄给他,他填完选票之后再寄过去。由此可见,他们参政的意识是非常自觉的。我感觉我周围的华人,大家就感觉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作为华人,我们没有好好地利用多元文化主义带给我们的保护,甚至连印度人都不如。

再说一些只有在当地生活才能观察到的现象。白人参与政治的意识是非常非常自觉的,我们对我们的选票,我们在国外的华人对安省的选票,我周围的华人参与的积极性不高,所以对于我们华人而言,我们没有真正的好好利用多元文化主义带给我们的好处,我们连印度都不如,多元文化的政策,再说一些只有在当地生活才能观察到的现象,我儿子在加拿大读高中,他所就读的高中是滑铁卢当地最古老的也是最好的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高中,因为安省是liberal,他们就接收了很多叙利亚的难民,taking in refugee students,可见社会现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这些难民的学生就老欺负中国的学生,这些叙利亚人欺负中国学生,他不敢去欺负加拿大人,欺负中国人,中国人在国外的地位,虽然说我们钱包很鼓,很有钱,我们坐车,车上的人就说Chinese people have a lot of money,我们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一个image。

我们回到多元文化主义这个政策,实际上实行这个政策就是为了拉少数主义的选票,可是我们中国人没有好好利用这一点,另外一个华人学者叫Peter Li,他是萨斯卡彻温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徐小平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去年我去这个大学开会,还见到了这位教授,Peter Li认为多元主义政策的失败就是一种幻觉的失败,本来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就是一个幻觉,你要用一个空洞的文化政策去解决因为政治和经济问题造成的矛盾,造了一个这样的词,根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幻觉,所以现在失败就是幻觉的失败,这是人们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批判,在加拿大,他们在批判的同时,他们在破也在立,光解构不建构就没意思了,从加拿大的历史和现状出发,威尔•金里卡认为多元文化模式没有能够区分少数族裔和民族共同体的区别。加拿大情况特别复杂,魁北克的人不要实行多元文化主义政策,要实行兼性文化主义政策,他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批评,我觉得非常一针见血,比Peter Li他们所说的幻觉的失败,为了拉少数族裔的选票,他们更说到了问题的症结。金里卡说你们这个多元文化主义政策最大的问题,出在没有区分加拿大少数族裔和民族共同体的差别。在多元文化主义里面,所有的culture, equal ,same ,可是在加拿大,你们这么做的时候,混淆了ethnic minorities和national communities的区别,混淆了少数族裔和民族共同体的区别,少数族裔就是ethnic ,什么是少数族裔?就是通过移民来到加拿大的各个族裔的群体,中国人,印度人等等。什么是民族共同体?它是指加拿大的法裔魁北克民族和各原住民族,是不一样的,这些人原来都是加拿大人。而你们这些人是后来过去的,民族共同体,把魁北克法裔的那些人,和刚移民过来的中国人看成一样的,那能一样吗?还有一个问题,加拿大还有原住民,加拿大怎么能够成为联邦的?是当时原住民签约同意成为联邦的,现在把原住民当成多元文化主义政策里面的一个文化群体,与刚来加拿大十年的印度人一样,这行吗?他说,这不行,这是你们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在加拿大的历史现实里面最失败的地方,所以,原住民在加拿大是一个很痛苦的存在。最早,加拿大人去了把人家的土地收了,后来同意成为联邦,原住民确实有独立的区域,他们是不缴税的,他们有自己的警察,但是在殖民历史上,白人对原住民造成的伤害实际上是非常真实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时他们为了改造原住民,为了教育他们,把原住民的孩子送到寄宿学校去,大家听说过resident school,在这些学校,孩子们遭受了很多非人的虐待,身体上的,包括sexual abuse,是非常难以言说的,这种trauma。这个历史和民族的创伤体现在文学领域就是创伤研究,trauma 是代际继承的,代际就是generational,并不是说靠你给原住民这么多所谓特殊的政策,不交税,汽油便宜,原住民因为遭受这种历史上的戕害,现在仍然在suffer。我们去一个地方参观的时候,一个牧师和我们聊,说他很痛苦,因为中国的孩子在国外一般都很好,说他自己的孩子,一个人吸毒,一个人卖淫。很多这样的情况,现在在我们滑铁卢大学,英语系有一个在访学的华东师范大学的老师,她和一个原住民的小姑娘share 一个house,这个小姑娘被妈妈赶出来了,她自己靠打扫卫生挣钱,她偶尔回去看看她妈妈,但有一天她决定再也不回妈妈家了,再也不能接受她妈妈了。她妈妈是一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原住民女性,酗酒,她目睹她妈妈和一个十四岁的男孩intercourse,这个小男孩想喝酒,不到年龄,买不到酒,就找她妈妈要酒,她妈妈就给他灌酒,灌醉了两人就胡来了。这个小姑娘就说,她跟比我还小的孩子在一起,我怎么面对我的妈妈?原住民心灵深处的伤害造成他们对自己生命和生活方式的一种放逐,是我们有着正常成长历史的个体所不能理解的,尽管他们被给予很多的政策,他们的这种创伤是很难以形容的。还有法裔公民,本来法裔和英裔的是一样的,但是所有人都说英语,法语就没有了,那法裔公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讲法语的魁北克地区说他们放弃多元文化主义政策。

德国的乌尔里希•贝克所提出的“cosmopolitanism”,即“世界主义化”这个观点也没有被很多人所完全接受,都是地方性的。那么现在,中国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观点,我最后的结论就是说,在分析这两个模式之后,相比较而言,我就觉得“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可能是取代“多元文化主义”最好的这样一个alternative plan,对吧?在魁北克人们(间性文化主义)心中,就是原来的“多元文化主义”中,大家各自为政,you remain who you are对吧?这个intercuturalism 就是要求你也可以remain who you are, but咱们都要讲法语,咱们要建立一个公共的空间,我们要强调各个族群之间的interconnection。就是说我们要inter,而multi是一个静态的、分离的这样一个状态对吧?Inter是咱要交流,对吧?我们要借着法语交流从而成为一个“dynamic unity”,这是interculturalism。那么,后面那个乌尔里希•贝克所讲的“cosmopolitanizition”,我们知道“cosmopolitanism”最初是西方中心主义的观点,最早的斯多葛学派所说的“做一个‘世界公民’”,这种普世主义的话语都是在那个话语里面的。那些都遭到了批判,包括康德也认为世界主义将来是要实现的!世界大同,我们共有一个统一的(世界)。但是,现在实际上就是它是不可能按照西方中心主义这样一种方式去实现的。因为很多人觉得你不可能“cosmopolitanism”,不可能成为“citizen of the world”,在现实层面上,你得有个passport。你说你是世界公民,你跨越国际分界线,你没有visa你试试?除了你是咱们签约的这个免签国。?大部分来说,在现实的层面是不可能的!所以,乌尔里希•贝克就提出要“世界化”,“世界化”其实跟“interculturalism”类似的地方就是,我们不再去强调彼此之间的boder,我们现在要把“cosmopolitanism”作为一种方法论(methodological),他提出”methodological of cosmopolitanism”,就是说作为方法论的世界主义就是一种实用主义的观点,我们把这个世界当做是一个整体来交往,不要总是强调个体与个体,就是绝对的他者那样一种关系,我们是一种交互、理性的这样一个共同体。所以说,现在产生了很多争论,我就觉得“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实际上可以弥补“间性文化主义”和乌尔里希•贝克“世界主义化”的观点。

我们知道,斯图亚特•霍尔提出了一个“commonness in difference”这样一个概念,就是“在异之同”,在差异之中的同。这个概念其实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世界上同质化和异质化的难题,其实“commonness in difference”就已经快演变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了。我们要再一想,孔子早就说过,“和而不同”(harmony in difference),所以我们现在这种“在异之同”如果是一种descriptive,那么harmony是一个目标。“在异之同”不见得就和谐,我们的目标是达到一个和谐的状态,它实际上是一种新的普遍性。但是,这是新的普遍性不是启蒙理性,不是康德的先验原则,不是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也不是新自由主义历史的终结,等等。而是用孔子的话来说,这种新的对于普遍性的回归,是对于“仁”,就是说“benevolent”,“仁”就是自我与他者的一种动态的、交换的关系,就是他人可以提出要求的更大的语境,是一种新的普遍性,一种新的总体文化,是孔子所讲的“仁”,“人者仁也”,即自我与他人的一种动态交接的关系。这种更大的语境,这种总体文化,这种自我与他人的关系,这种包含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故事共同构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基础。

1844年,在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指出,他说有意识的生命活动把人同动物的生命活动直接区分开来,正是由于这一点人才是“类存在物”。对于作为类存在物的人类来说共同体,因此使其得以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方式。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就是顺应了当今世界发展的内在要求,也解决了多元文化主义及作为多元文化主义替代方案的经济文化主义和世界主义化的理论的难题。

在尊重差异的普遍性的基础上,设立一个共享的未来,以赛亚•柏林曾说一个有文化的成员可以借助想象的洞见去理解另外社会的价值、理念以及生活方式,即使这另一个文化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很遥远。他们可能觉得这些价值观无法接受,但如果他们开阔自己的的眼界,彼此交流,让自己与完全不同异文化的价值观,照亮自己的生存,他们就会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如果我们都能开阔自己的想象力,把异文化的特殊性放在自己的眼界之中,就不会存在人类心灵的黑暗之地。因为我们深知我们共有一个命运,同属一个命运共同体。

那么我们回到开头的这个文化挪用之争,从根本上来说,关于文化挪用的种争论,是一个分裂的文化观。这种分裂的文化观后面潜藏的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模式,是自我与他者的关系模式。如果我们愿意相信,未来是被我们共同拥有的,或许我们应该寻找一种全新的叙事模式去保留再现我们的历史。应该重新思考构成我们自我认同的文化传统以及这个传统在全球文化系统中的坐标位置。传统总在,差异总在,是不是可以从一个共同的未来出发来看待我们的历史和现实?让传统面向未来,让差异成为共同性中的差异。我们同属一个命运的共同体,与多元文化主义,以历史造成的差异为基础不同。与坚信文化主义,立足于现实文化中的构成不同。命运共同体概念是指向未来的是一种建立在整体性,是建立在整体文化基础之上的新型世界观,我今天那就通过追溯多元化的历史以对他的批评,以及人们提出来这个alternative plan推到这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的这样的一个及时性吧!讲的不好,请各位老师、刘院长以及同学们多批评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