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浙江大学郝田虎教授讲座纪要

作者: 时间:2021-07-12 点击数:

  2021年7月7日晚,应郑州大学英美文学研究中心、郑州大学外国语与国际关系学院邀请,浙江大学外语学院郝田虎教授以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札记书为题开展线上学术讲座,来自全国各地多个院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与我院师生共200余人一起聆听了讲座。

  札记书(commonplace book)萌发于古典时代,是西方世界的重要文化遗产之一,在历史上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产生过重要影响,因而可以为研究作家创作提供独特视角。由于札记书之所指对象在中文中没有与之对应的词语,郝教授不仅自译了该名词,还借《牛津英语大词典》、《缪斯的花园》手稿等文献材料详细阐明了札记书的定义及其排版、书写等特点:由通常置于概括性标题之下、收集起来的‘札记材料(commonplaces)’或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段落组成;由此,人们记录需要特别记住或以备参考的段落或事务的书,有时有组织,有时没有组织

  郝教授首先从内容、形式、功用等方面借助其所搜集的大量材料梳理了文艺复兴时期英国手稿札记书和印本札记书的传统。他指出,手稿札记书现多藏于研究图书馆的善本室,从其记载内容来看,它们曾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亨廷顿图书馆(Huntington Library)的某本札记书而言,其不仅记录了如何制作涂脸的红色颜料如何将头发染成金色制作墨水等工艺方面的技术概览,还记录了1642-1667年的税赋情况。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收藏的手稿札记书还记有食谱、药方、配方等。甚至爱德华·迪林爵士与威廉·德雷克爵士所记录的日记与宫廷新闻也出现在各自的札记书上。此外,郝教授着重指出,札记书除记载丰富的日常生活外,还肩负一定的科学性和专业性。如托马斯·埃杰顿爵士的札记书就属法律性质文本,其详尽无遗的严谨性在埃杰顿升任掌玺大臣(Lord Keeper of the Privy Seal)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总之,丰富多彩且不拘一格的札记书,其内容可能非常驳杂,从形而下的物质(账单收据、税收记录等)到形而上的精神(布道词、诗歌等),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谈及印刷文化对札记书的影响,郝教授从内容和形制两个方面做出了解释。手稿札记书的摘录有时源自口头谈话,比如卡佐邦的笔记中记载了自己对朋友讲述的鬼故事。有时取自别的手稿或印本书,如约翰·吉布森爵士的狱中笔记包括源自同时代图书和版画的14幅图像,又如托马斯·格罗瑟的手稿札记书《宗教和道德日常论谈》(Dayly Obseruations both Diuine & Morall)有意模仿了印本书的形制,有目录页、标题页和页首标题。在摇篮本(incunabula)时代,手稿文化在许多方面影响了印本书,但随着印刷文化逐渐成熟,印本书反而开始对手稿产生影响。

 荷兰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被视为文艺复兴时期最具影响力的札记书倡导者之一。郝教授以其《格言集》(Adagia)与《论丰裕》(De copia)为例阐明伊拉斯谟对札记书传统的巨大影响。郝教授认为,伊氏采用了笔记本编纂法,即所谓的札记式写作的方法。札记化(commonplacing)收集有关文摘,并以此为基础进行写作,有时打乱顺序重组材料,或者匆匆压缩,挑出要点。借《缪斯的花园》一书,郝教授又详细讨论了伊拉斯谟丰裕(copia)概念对该书作者约翰·埃文斯创作的影响。词源上拉丁文copia蕴含两个基本意:丰富(copiousness)和模仿(copy)。古人一般通过翻译与措辞变换(paraphrase)实现从模仿到创造的跨越。埃文斯将韵文改成散文,采用的却是札记式阅读(commonplace reading),而非直接的模仿式写作。在埃文斯这里,copia的涵义得到扩展和深化,涵盖了表达的丰富性和主题的丰富性。埃文斯通过辛勤地消化优秀古典文化的思想和语言完成蜕变,成功展示了语言表达和内容主题两方面的丰裕。最后,郝教授系统地梳理了札记书作为新的研究热点在国内外的发展历程,并肯定了将札记书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箴言与类书做比较研究的学术价值。

  作为会议主持,郑州大学张莉教授高度评价了郝田虎教授的讲座,认为其谦虚、严谨的科研态度堪为典范。她指出,郝教授以严密的逻辑、宏大的视角、丰富的文本,图文并茂地阐释了札记书这一研究英美文学不可或缺的特殊文类在透视经典作家成长历程方面所发挥的独特作用。他提出的中国学者在札记书研究中肩负特殊历史责任这一观点对于批判继承中外文化遗产也具有重要意义。郑州大学外国语与国际关系学院周雪松博士也就郝教授的讲座发表了看法,她认为,对札记书的研究将作者心路历程具象化,拓宽了英美文学研究关于西方文学溯源研究的途径。对札记书的研读不同于对文学作品的细读,札记书研究与古文书学(palaeography)将作者的笔迹、思想乃至情绪等关键要素原封不动地传达给读者而不至于在格式化、框架化的编排中逸散。周雪松博士十分赞同郝教授孜孜以求、严谨治学的科研态度,提出札记书对当下文学文本研究具有重要的启发,在作者影响研究、作品主题研究等方面发挥着独特的旁证作用。随后,郝教授结合物质文化(material culture)概念就札记书研究的理论、方法、范式等问题同线上及现场的师生进行了热烈的交流和讨论。

郑州大学英美文学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02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