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词﹛三﹜的用字演变研究(三)

作者: 时间:2017-11-08 点击数:

武媛媛

2数词{三}的历时用字考察

2.7元、明、清时期数词{}的用字考察

从整体来看,元明清时期,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延续了之前的情况,共有3个字位,即“三”、“參”、“叁(叄2、叁)”,不同的是,元代与明代还可发现用字位“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而到清朝,用字位“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已不再见。具体来说:

元代,记录数词﹛三﹜的字位主要有“三”、“參”、“叁(叄2、叁)用例如:

1)梅香,如今是三月之間,後園中百花開放。(《董秀英花月东墙记》)

2)經歷司:正廳叁間,耳房貳間,門樓壹座,司房壹拾間。架閣庫壹座。東西司房三十間。(《元大德南海志(元大德刻本)•卷第十•廨宇》)

3)子安三子參分之,使各從其氏,為之後而主其祀焉。姓王氏,正也;姓陳氏,恩也;姓沈氏,時也。(《弁山小隐吟录•卷二•七言歌行杂体》)

此时期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情况如下(见表9):

9

时期

所记

之词

测查

文献

用字(字位)

叁(叄2、叁)

2

元朝

数词﹛三﹜

《元大德南海志》(元刻)

次数

63

112

3

0

《吏学指南》(元刻本)

84

0

0

0

总计

147

115

0

频率

56.1%

43.9%

0

由表可知,针对于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频率,此时期的同时刻本较之前有一个显著的变化,即用字位“叁(叄2、叁)”来记录数词﹛三﹜的使用频率大大提高,在总量中占43.9%

明代,记录数词﹛三﹜的字位与元代相同,亦存在3个记录字位:“三”、“參”、“叁(叄2、叁)”。用例如:

1)本師印空和尚靈骨之塔,大明洪武三十年三月日立。(《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明一•021•印空和尚塔记》)

2)參目虎首,其身若牛些.(《屈宋古音义(文渊阁四库本)•卷一》)

3)三梭布每疋估銀叄錢。(《万历会计录(明万历刻本)•卷之三十•内库供应•甲字库》)

4)第三分,板田拾叁坵,秧田貳坵,子粒柒石。(《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明四•072•太华寺佃户租佃执照碑》)

此时期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状况如下(见表10):

10

时期

所记

之词

测查

文献

用字(字位)

叁(叄2、叁)

2

明朝

数词﹛三﹜

《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明朝》(共10册)

次数

1539

25

42

0

总计

1539

67

0

频率

95.8%

4.2%

0

从上表可知,明朝时期的石刻材料中,用字位“三”来记录数词﹛三﹜的使用频率依然占据绝对优势,高达95.8%,未见字位“參”的用例。需要注意的是,在《万历会计录(明万历刻本)》此类特殊性质的文献中,用来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只有“三”与“叄”,其中,用“叄”来记录数词﹛三﹜的比例占到90%多,而用“三”来记录数词﹛三﹜的比例不到10%

到了清朝,从整体上看,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只有2个,即“三”、“叁(叄2、叁)”,此时期已不见有用字位“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具体用例如:

1)臺、鳳、諸三縣知縣三員,縣丞一員,典史三員,巡檢四員,共計俸銀薪銀三百九十五兩六錢四分。(《台湾府志(清康煕刻本)•卷之七•杂税》)

2)實熱水旱各等共地捌千叄伯柒拾壹頃肆拾玖畝叄分壹釐叄毫……(《勅修陕西通志(清雍正刻本)•第二十六卷•贡赋三•更名地丁》)

3)實熱地叁萬柒千柒伯叁拾陸頃柒拾玖畝陸分壹釐貳毫……(《勅修陕西通志(清雍正刻本)•第三十七卷•屯运一•屯地屯丁》)

在测查文献的时候,我们发现,此时期的《佩文韵府》中存在大量用“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如:

〖周禮•夏官〗凡頒賞地,參之一食。〖注〗謂賞地之稅,參參計稅,王食其一也,二全入於臣。(《佩文韵府(清康熙五十年武英殿本.edit.V.7. 20121221)•卷六十七下•去声•八霁韵•税(1,1)•韵藻•增》)

值得注意的是,《佩文韵府》一书虽然成书的时代是清朝,但书中内容则是引用前朝各代的文献用例,因此,尽管此书中存在大量的用“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也不能说明清朝时期存在用“參”记录数词﹛三﹜的现象,而只能证明此时期人们知道“參”可以用来记录数词﹛三﹜。

此时期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状况如下(见表11):

11

时期

所记

之词

测查

文献

用字(字位)

叁(叄2、叁)

2

清朝

数词﹛三﹜

《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清朝》(共30册)

次数

499

6

29

总计

499

35

频率

93.5%

6.5%

测查文献

用字(字位)

叁(叄2、叁)

2

《雍正连平州志》(清刻)

次数

585

0

4

《乾隆南澳志》(清刻)

306

3

0

总计

891

7

频率

99.3%

0.7%

由上表可知,清朝时期,不论是石刻材料,还是同时刻本文献,字位“三”的使用频率都保持着绝对优势地位,而且,就字位“叁(叄2、叁)”而言,形体“叁”的使用频率要高于形体“叄2”的使用频率。

2.8民国时期数词{}的用字考察

民国时期,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即:民国时期已经不再用形体“叄2”来记录数词﹛三﹜,而仅见用“三”、“叁”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用例如下:

1)古之葬期,七月、五月、三月、踰月,無或爽者。(《抱润轩文集(宣统石印本)•卷一•葬期论(甲申)》)

2)製造庫每件繡團獅子叁拾陸個,各色絨線壹兩柒錢,畫用定粉叁錢。(《丝绣笔记(丝绣丛刊本)•卷上•纪闻三•刺绣》)

3)捌仟叁佰伍拾柒萬捌仟伍佰元正(《民国单据•CPC中国石油公司单据》)

民国时期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状况如下(见表12):

时期

所记

之词

测查

文献

用字(字位)

民国

数词﹛三﹜

《丝绣笔记》

次数

105

18

频率

85.4%

14.6%

12

由上表可知,民国时期,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只有“三”与“叁”,字位“三”的使用频率依然占据主导地位,而“叁”的使用频率较之前所占比重上升。

2.9总结

前文主要是分时代展示了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面貌,为从整体上更好地了解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的使用情况,本节即在前文测查的基础上,梳理整合记录数词﹛三﹜的不同字位在各个时代的使用状况,如下(见表格13):

13

字位

频率

时代

參(參、叄1

/

叁(叄2、叁)

合计

依据文献

商朝

100

100%

甲骨文

周朝

942

5.8

100%

金文

春秋战国

50.4

7.9

41.7

100%

简帛文献

秦汉

96.3

3.7

100%

简帛文献

六朝

99.9

0.1

100%

纪传体史书

隋唐

39.1

60.9

100%

契据类

五代十国

100

100%

石刻

25

75

100%

契据类

宋代

25

75

100%

契据类

100

100%

石刻

90.4

9.6

100%

同时刻本

辽金

100

100%

民间

56.1

43.9

100%

同时刻本

95.8

4.2

100%

石刻

<10

>90

100%

会计録

清代

93.5

6.5

100%

石刻

99.3

0.7

100%

同时刻本

民国

85.4

14.6

100%

丝绣笔记

通过对数词﹛三﹜的用字演变情况的梳理,我们发现,从商周时期到民国时期,可以归纳出以下几种用字现象:

◎字位“品/晶”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之后不再见用例;

◎在石刻材料中,多用字位“三”来记录数词﹛三﹜,字位“三”占据主导地位;

◎从整体上看,在契据类、会计类等性质的文献中,多用字位“叁(叄2、叁)”来记录数词﹛三﹜,字位“叁(叄2、叁)”占据主导地位;

◎隋唐以后,数词{三}的大小写系统就已基本形成,小写为,大写为2/,后来2废。至于,隋唐以后用例很少,除少量仿古遗存,一般不再记录数词{三};

◎针对成书于宋元明时期的同时刻本而言,“叁”与“叄2”比较而言,更多的是用“叄2”来记录数词﹛三﹜,而到清朝时期,“叁”与“叄2”在文献中记录数词﹛三﹜的使用比例重新变得旗鼓相当。而在石刻材料中,“叁”与“叄2”比较而言,唐以后则更多的是用“叁”来记录数词﹛三﹜。

着眼于各个字位出现以及消亡的时代,通过对以上测查结果加以总结,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条结论:

◎最初记录数词﹛三﹜的字位是“三”,初次用例在商朝;

◎用字位“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最早出现在周朝;

◎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參”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变体呈现多样化的趋势;

◎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品/晶”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

◎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參”的异写“叄1”出现的时代不晚于魏晋南北朝;

◎形体“叁”最早出现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但是真正被用来记录数词﹛三﹜的字位“叁”出现的时代不晚于唐朝;

◎清朝时期,已不见用形体“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

◎民国时期,已不见用形体“叄2”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

综合以上几点可知,用“三”来记录数词﹛三﹜的现象出现于商朝,至今仍未消亡;用“品/晶”来记录数词﹛三﹜的用例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消亡于秦汉时期;用“叁”来记录数词﹛三﹜的现象出现的时代不晚于唐朝,至今仍未消亡(常见于收据数字的大写中);隋唐以后,“叄2”专门负责承担“叄”记录数词﹛三﹜的职能,与“叁”并行存在于之后的各个历史时期,民国时期消亡;用“參”来记录数词﹛三﹜的现象出现于周朝,消亡于清朝。

(本文为《数词{}的用字演变研究》一文第三部分,由武媛媛硕士学位论文《数词{}的用字演变研究》节选改写而成,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5年。收入李运富主编《汉字职用研究使用现象考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9月)



 关于正文举例中有“參”的具体用例,而此表中“參”的用例数为0的原因,同表8

  关于正文举例中有“參”的具体用例,而此表中“參”的用例数为0的原因,同表8

 形体为“參”。

  形体为“參”。

  形体为“參”。

  形体包含“參”与“叄1”。

 形体不包含“叄2”。

联系我们

地址: 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

      科学大道100号

电话: 0371-67783163

邮箱: zdhzwmzx@126.com

邮编: 450001

友情链接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文学院 安大汉字发展与应用中心 北京师范大学民典文中心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中心 华东师大中国文字中心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 清华大学出土文献中心 上海交大海外汉字中心 武汉大学简帛中心 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所 中山大学古文字研究所 世界汉字学会

中心公众号

Copyright© 201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郑州大学汉字文明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